“一个人拥有的越多,距离神就越远。” 上上周去路哥家吃饭,嫂子亲自下的厨。空手去,饱腹归。空闲时间,从书架上拿了山本耀司的自传《My dear bomb》,读了三分之一。路哥见我喜欢,便借给了我,还附带上了一本《亚历山大·麦昆》。



两本都是关于服装设计类,虽我个人不怎么在意服装,但本身所擅长的是摄影,艺术的思想,总是会有想通之处。 然而,我讨厌山本耀司。从看完了《My dear bomb》第一章之后,我就认定。 若是真在现实中见到这么个人物,会有共鸣,会有相通,会有理解,但是绝对不会喜欢。


Black,在巴黎的服装设计中所代表的语言一直都是:悲伤,哀怨,肃穆。 直到山本耀司的出现,赋予了其新的含义:神秘。 一举将黑色多年的定义彻底扭转。 由地底扶摇直上至万里晴空。 似乎有种吐了口恶气的感觉。 同为黑色爱好者,第一次感受到了认同。


山本耀司对黑色的喜爱来源于童年的创伤。 这样的喜爱是浑然天成的。 没有后天世俗所赋予的观念影响。 我喜欢黑色,如此自然又单纯地喜欢着。 对它的爱或许有起因,但是绝对没有理由。 这份爱出自于世界诞生之前的原始法则。 是冥冥中赋予的神明一般的天性。


个人最讨厌的服装是冲锋衣。 张扬,直白。又硬又轻。 没有丁点的维度和纵深,大概和其面料有关。 当然其本身就是功能性的服装,以艺术化的思想去思考,本就是吹毛求兹。 只是单纯的我不喜欢而已。


我所爱的东西都是有深度的,或者说是有维度的。 如同black的神秘、厚重以及距离感。 个人所拍的东西都喜欢习惯性的偏暗,并非刻意而为。 只是单纯的觉得亮了,刺。 黑暗中所蕴藏的细节能带来无与伦比的厚重。 巨大的信息量蕴藏于灰黑之间。 又不会由于过于直白刺伤人眼。 厚重而宽广。 粘滞却舒适。 带有一种摩擦的阻尼,无比精细。 It’s my love


距离感 用日本的说法叫做“间隙”, 用更标准的说法应该叫做“留白”。 平面上的,维度上的,观念上的。 不一定要存在,但是一定要尊重它。 没有留白的作品可以是一口辣椒, 但不尊重留白的作品必然是颗炸弹, “贴着心,挨着胃”。 炸出来的全是一堆呕吐物罢了。


大学末期时,我对着Getty Images的摄影师申请表犹豫了很久。 希望以此为契机决定之后自己该做什么。


矫情么?矫情…… 那时候是真矫情。 还有什么能比学校中无忧无虑又纠结无比的傻逼学生更矫情的呢? 所幸的是这里未曾有过后悔。 毕竟想要的东西,还是切切实实的捏在了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