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没啥特别的东西,只是单纯的纪念一下先生回来了。

原本是想写一篇长文纪念,可是先生所交予的东西太过于精湛与广阔。若是随手下笔,恐误了其神髓。

先生回来了。万分感动。

以此为念。